点击最多

随机文章

【留念马克思生日200周年】重温马克思恩格斯同一阵线思维!-中青

2018-05-10 11:56

  马克思、恩格斯是无产阶级统一战线的奠基人,他们为无产阶级统一战线奠定了理论基础和策略基础,从而为19世纪后半叶蓬勃发展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提供了理论指点。其基本思想和原则作为世界无产阶级的可贵的精力遗产,在19世纪末及20世纪为列宁所继续和发展,也在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中进一步发挥光大。

  无产阶级必须联合城市小资产阶级。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著述中,对城市小资产阶级通常以“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或“民主主义的小资产者”相当。在科学社会主义创立后的19世纪中下叶,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始终是活泼在欧美一些重要资本主义国家政治舞台上的一支重要政治力量。它岂但在城市居民中具备较深沉的基础,而且很多农夫包括尚未得到城市无产阶级支持的乡村无产阶级也长期随着它走。因此,无产阶级要有效地发展反对资本主义和所有抽剥轨制的斗争,就不能不留神联合这局部力量。马克思、恩格斯认为,革命的工人政党对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应当采取的立场是:“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一起去反对工人政党所要颠覆的派别;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想要坚固自身地位来谋私利的时候,就要加以反对。”

  无产阶级政党在同其他阶级和政党结成联盟时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包括思想上政治上的独立和组织上的独立,这是无产阶级的阶级进步性的体现,也是无产阶级政党的先进性质的必定要求。马克思、恩格斯在谈到这种先进性时指出:“在实践方面,共产党人是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推进运动前进的部门;在理论方面,他们比其余的无产阶级大众优胜的地方在于他们懂得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普通成果。”无产阶级政党的这种先进性质,决议了它既使在联合其他阶级、政党为工人阶级的最近的目的和利益斗争时,也始终代表着运动的将来。因此,共产党人在同革命的小资产阶级联合起来反对资产阶级时,“并不因此废弃对那些从革命的传统中发生出来的空口说和空想采取批评态度的权利”;共产党人在同资产阶级联合起来反对封建制度时,“一分钟也不疏忽教导工人尽可能明白地意识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敌对的对立”;无产阶级政党在同其他阶级的政党联合行动时,“必须以党的无产阶级性质不致因此发生问题为条件。”

  无产阶级在反对封建制度的斗争中必须联合资产阶级。在世界近代史上,当欧洲无产阶级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率先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欧洲多数国家的资产阶级反对封建制度的民主革命尚未完成。这样,在封建君主制的国度里,无产阶级所面临的敌人首先是比资产阶级落伍、反动的封建阶级。马克思、恩格斯根据当时的社会阶级状况,认为资产阶级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直接序幕,如果不首先完成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推翻封建制度,就不可能实现无产阶级革命。因此他们向全世界无产阶级宣布:“共产党人到处都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主意无产阶级将绝不迟疑地支持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主义的斗争。正如他们在谈到自己的家乡德国的情况时指出:“只有资产阶级采取革命的行动,共产党就同它一起去反对君主独裁、封建土地所有制和小市民的反动性。”

  统一战线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根本策略和策略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在科学总结无产阶级革命斗争教训的基本上,解决了无产阶级自身团结和争取同盟军的问题,首创了无产阶级统一战线思想。在马克思生日200周年之际,让咱们一起来重温马克思恩格斯统一战线思想。

  无产阶级在革命过程中要努力同其他能够参加革命的阶级、政党和社会力量结成联盟

  在无产阶级自身团结统一问题上,马克思和恩格斯还论述了个别无产者同共产党人的关系以及各工人政党之间的联合问题。他们指出:共产党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峙的特别政党,他们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共产党人同其他无产阶级政党不同的地方只是:一方面,在各国无产者的斗争中,共产党人强协调坚持整个无产阶级的不分民族的共同利益;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阅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1871年9月在第一国际伦敦代表会议上,马克思和恩格斯还根据巴黎公社的经验指出:巴黎公社就是“工人阶级中一切组织和派别的反对资产阶级的联盟”。它表明,工人阶级在它反对资产阶级联合权利的斗争中,只有组织成为与资产阶级树立的一切旧政党对立的独立政党,能力作为阶级来行动。这就是说,如果共产党不与其他工人政党联合便会影响无产阶级内部团结的普遍性,那么,如果没有独立的无产阶级政党,就不可能真正实现无产阶级自身的团结和统一。

  无产阶级自身的团结统一,是无产阶级统一战线的基础问题之一。无产阶级要实现历史赋予的历史使命,首先要把本阶级的力气联合起来。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其全部革命生活中,都始终把这个问题置于非常主要的地位。1864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创建的国际工人协会(后来称为“第一国际”),就是各国工人的联合组织,是工人统一战线的组织。加入第一国际的,既有共产主义者,又有蒲鲁东主义者、工联主义者、配合社派、巴枯宁主义者,等等。马克思在为国际工人协会起草的“共同章程”中,充足斟酌了各派工人的接收程度,一方面在内容上保持了迷信社会主义的原理,另一方面在措词上机动平和,使之成为各国各派工人都能接受的体现工人阶级内部统一战线的共同纲领。他指出,创立国际工人协会的起因之一,就在于“工人阶级的解放应当由工人阶级自己去争取”,以往的无产阶级革运气动之所以“不收到后果,是由于每个国家里各个不同劳动部分的工人彼此间不够团结,因为各国工人阶级彼此间缺少密切的联合”。“每个国家工人活动的胜利只能靠团结和联合的气力来保障。”恩格斯认为:“既然各国工人的状态是相同的,既然他们的利益是相同的,他们又有同样的敌人,那么他们就应当共同战役,就应该以各民族的工人兄弟联盟来抗衡各民族的资产阶级兄弟联盟。”上述阐述和实践活动,不仅阐明了无产阶级内部团结统一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而且证实了实现这种团结的可能性。

  无产阶级政党在结合其余阶层跟政党时,必需坚持本人的独破性

  无产阶级必须增强自身的团结统一

  无产阶级为了实现自己所担当的历史使命,毁灭阶级和阶级差异,终极实现共产主义,无产阶级不仅要实现自身的团结统一,还要团结宽大的同盟者。

  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统一战线的战略策略原则,不仅为无产阶级供给了强盛的思想兵器,而且他们自己就是这些原则的出色的实践者。在1848年德国革命中,应赶紧趴在地上局地午后有雷阵雨闹事车已没破壁机操作较为便捷由,他们就曾以民主派的身份参加了《新菜茵报》的编纂工作,并在办报期间同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民主派进行了成功的协作。后来恩格斯在谈到这种联合的重要性时指出,如果当时不这样做,“那我们就会只好在某一偏远处所的小报上宣扬共产主义,只好创立一个小小的宗派而不是创立一个宏大的行动党了。”

  无产阶级的团结统一包含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一个国度内无产阶级本身的团结统一,另一方面是世界各国无产阶级间的国际联合,880999藏宝阁开奖资料。马克思、恩格斯当真考核和剖析了19世纪中下叶欧美资本主义的特色,这就是因为资本主义大产业的发展,攻破了中世纪天然经济的地域宰割、闭关自守状况,构成了统一的世界市场;资本主义生产已不是一国范畴的出产,资本家盘剥的也不仅是本国工人。全世界无产阶级存在雷同的社会位置,他们都是雇佣劳动者,都不占领任何生产材料,都受资本家的克扣和压迫,在争夺自身解放的奋斗中他们面临着共同的阶级敌人??国际资产阶级。各国资产阶级基于独特好处,在反对无产阶级方面是彼此一致和彼此支撑的,如果一个国家产生了无产阶级革命,他们就会采用联合行动进行弹压。因而,各国无产阶级也必须联合起来。马克思、恩格斯为此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并且毕生致力于增进国际无产阶级团结的实际活动。诸如他们在1847年将正义者同盟改选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在1848年欧洲革命中领导各国无产阶级采取准确的行为,在第一国际的运动,以及马克思去世当前恩格斯担负第二国际的参谋,都是他们致力于国际无产阶级团结的实践。

  无产阶级必须联合农民。马克思、恩格斯指出,无产阶级在反对资本主义和一切剥削制度的斗争中,必须首先联合农夫。“农民所受的剥削和工业无产阶级所受的剥削,只是在情势上不同罢了。盘剥者是统一个:资本。”类似的经济地位和共同的政治请求,是工农联盟的坚实基础;解脱资本的剥削和压迫,是工农两个阶级的共同利益。无产阶级是否与广大农民结成联盟,始终是革命成败的要害问题。1848年欧洲革命和1871年巴黎公社失败的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解决好工农联盟问题。马克思在总结1848年革命经验时指出:在革命还没有使农民和小资产者“否认无产阶级是自己的先锋队而聚拢它以前,法国的工人们是不能前进一步,不能涓滴触动资产阶级制度的。”相反,如果取得了农民的支持,“无产阶级革命就会得到一种合唱,若没有这种合唱,它在一切农民国家中的独唱是不免要变成孤鸿哀鸣的。”只有把广大农民争取过来,“才干获得长久的成功”,他们还指出,当无产阶级回升为统治阶级以后,也要坚持同农民的联合。

  在马克思、恩格斯所处的时期,无产阶级革命是和资产阶级的民族民主革命交错在一起的。上述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无产阶级联合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观点,实际上已经包含有无产阶级联合小资产阶级的和资产阶级的民主政党的思想。《共产党宣言》指出:“共产党人到处都尽力争取全世界的民主政党之间的团结和协定。”马克思、恩格斯依据这个原则以及当时欧洲的情形,还详细说明了在不同国家、不同条件下,共产党人对各民主政党应采取的方针。例如,当时在法国,共产党人应联合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民主党反对资产阶级;在瑞士,共产党人要支持激进的资产阶级政党反对僧侣、贵族,进行民主改造;在波兰,共产党人应支持动员过1846年克拉科夫起义的革命民主主义的政党,支持它争取民族独立和履行土地革命的斗争。

  马克思、恩格斯对于无产阶级政党保持独立性的思维,同时包括着统一战线的领导权问题。当无产阶级及其政党为了必定的政治目标而同其他阶级、政党结成联盟时,轻易收集打杯br from=hao,就面临着是你领着同盟者走仍是同盟者领着你走的问题。这关系到统一战线的基本方向和途径,也就是关联到统一战线的领导权。无产阶级政党要使同一战线沿着自己断定的方向发展,就必须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即保持独立的思惟、实践,独立的政策、纲要,独立的组织、举动,并且保持对联盟者批驳的权力。假如失去了这种独立性,就即是丧失了统一阵线的引导权。这在马克思、恩格斯来说是不问可知的。而且他们以为,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同其他某些阶级、政党、团体和权势的联合是有条件的,一旦这些前提受到损坏,就将即时解除同盟。马克思、恩格斯坚定反对那种可能侵害无产阶级独立性、损失准则的联合。